当前位置 > 首页 > 高新区动态 > 媒体聚焦 > 媒体信息
《高新区研究中心》:厦门火炬高新区数字经济异军突起的经验与启示
发布日期:2022-06-23
 数字经济发展速度快、辐射范围广、影响程度深,正推动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治理方式深刻变革,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发展数字经济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数字经济这一概念最早于1996年唐 · 泰普史考特撰写的《数字经济:智力互联时代的希望与风险》一书中出现。1998年,美国商务部发布了《新兴的数字经济》报告,由此数字经济的提法正式成型。1999年,前美国总统科技事务助理的尼尔·莱恩(Neal Lane)在一篇论文中将数字经济界定为“互联网技术所引发的电子商务和组织变革”。2013年,澳大利亚宽带通信与数字经济部于一份报告中,就将新兴的移动互联网纳入了数字经济的范畴,把数字经济定义为了“由互联网、移动网络等数字技术赋能的经济和社会活动”。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指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1

厦门火炬高新区

数字经济表现

 

厦门国家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简称“厦门火炬高新区”)1991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首批国家级高新区,是全国三个以“火炬”冠名的国家高新区之一。经过30多年发展,已经成为厦门创新驱动发展主引擎、“三高”(高技术、高成长、高附加值)企业集聚地、厦门千亿产业链(群)主要载体以及创新创业主平台。

在数字经济方面,厦门火炬高新区紧跟国家统计局数字经济统计标准,拟定了火炬高新区关于数字经济发展工作方案。按照现有标准,2021年上半年厦门火炬高新区规上工业企业中数字经济企业达346家,占厦门火炬高新区现有规上工业企业总数74.2%,2021年上半年实现规上工业产值1529.3亿元,占厦门火炬高新区规上工业总产值的91.8%,数字经济占比不断提高。近年来,厦门火炬高新区以推进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金砖国家创新基地建设为契机,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产业。厦门高新区数字产业相关企业营收合计占比指标科技部火炬中心排名全国第一,是全国国家高新区均值(27.6%)的两倍多。2020年,数字产业相关企业营业收入超过2000亿的园区共计13个,其中厦门高新区位于第十一位,数字产业相关企业营业收入为2509.2亿元。

厦门火炬高新区培育和聚集了软件、信息消费、北斗应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智慧城市与行业应用等领域的骨干企业和高成长性企业。其中,代表性企业有美亚柏科、美柚、美图、易联众、吉比特、今日头条等,是厦门市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的主要承载地,获得“中国软件和信息服务领军产业园区”、“中国优秀软件园区” 称号。

 

2

发展数字经济的主要举措

 

发展数字经济不仅是增强我国经济发展韧性的客观要求,更是推动我国高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途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国务院关于促进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要推动数字经济、平台经济、智能经济和分享经济持续壮大发展,引领新旧动能转换,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促进产业向智能化、高端化、绿色化发展。

厦门火炬高新区制定了《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十四五”发展规划》以及《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规划》,对平板显示、计算机与通信设备、软件与信息服务业等电子信息产业发展,新基建、智慧园区等载体建设进行详细发展规划,坚持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双轮驱动”。《厦门火炬高新区关于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提出,以建设金砖国家新工业革命伙伴关系创新基地数字经济核心区、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国家数字服务出口基地为重点,推进两化融合,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推动数字产业化,使数字经济成为带动高新区经济发展的“主引擎”,鼓励数字化转型升级和数字服务出口。

以下主要从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两个角度来看厦门火炬高新区数字经济发展的具体举措。

1

产业数字化

打造智能化服务平台,提升数字服务水平。近年来,国家数字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产业数字化”加速前行。为提升数字化服务,弥补当前高新区专业服务与企业快速发展不匹配等方面的不足,增强企业及时获取行业信息和资源的渠道,2020年高新区管委会推出两个智能化服务平台——火炬高新区金融服务平台和火炬高新区智能制造服务平台,分别从资金和技术入手提升产融结合与智能制造服务水平。

专栏一:打造智能化服务平台

火炬高新区金融服务平台。针对园区企业贷款“获取难”“操作难”“匹配难”“议价难”“申报难”等问题,该平台集聚银行、保险、担保、融资租赁、基金等各类金融机构的优质产品和服务,通过大数据手段精准匹配,为区内企业提供便捷的“互联网+金融”服务。

火炬高新区智能制造服务平台。为加快厦门火炬高新区制造业转型升级,该平台采用“互联网+”创新模式,整合线上线下资源,引入全球智能制造领域的优质服务商,打通服务商与企业对接的“最后一公里”,以“线上超市”的形式为园区企业提供从单一产品到整体方案的智能制造升级服务。

引入服务企业,促进企业数字化转型。为解决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成本高、企业数字化转型路径不清晰等问题,引进华为云厦门创新中心、Watson Build创新中心等相关数字化服务企业,为园区企业转型升级量身定制方案,提升转型效率,降低大量成本。

专栏二:引入数字服务企业[1]

2018年11月,华为云厦门创新中心在厦门软件园三期签约落地,火炬高新区企业中软国际作为华为云的合作伙伴,依托华为软件开发云、云上软件园和华为-中软制造云等成立了“上云”服务专项团队,推进企业数字化转型。截至2022年1月,中软国际已携手华为云推动厦门市673家企业数字转型,帮助企业降低成本近十亿元[2]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联合IBM共同打造了Watson Build创新中心(东南分中心),分享在数字化转型和人工智能方面的实践经验和方法工具。针对企业反馈的难点与痛点,整合相关资源,通过开发最小可行性产品、开展技术培训和技术辅导、组织产业沙龙等方式,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解决思路。

对园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政策扶持。对于新企业,从规划阶段入手,引导企业整体采用最先进的智能制造方案,实现降本增效;对于存量企业,从具体设备、环节入手,做局部智能化改造,逐步提升智能化程度[3]。《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关于印发厦门火炬高新区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的通知(厦高管规〔2022〕2号)》中提到为园区企业免费量身定制个性化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和实施路径,帮助企业通过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提质增效。《厦门火炬高新区关于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提出鼓励企业数字化提升,推进数字化转型试点示范并给予相应奖励补贴。

2

数字产业化

引入行业领军企业,带动产业集群发展。围绕数字经济强链补链,厦门火炬高新区持续引进重大项目,如引进联芯、星宸等,构建了一条各环节完善的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产业链;通过设立的火炬孵化加速母基金,引进集睿致远、天德钰、华大北斗等优质项目;引入戴尔、弘信电子、华联电子等龙头企业,将计算机与通讯设备产业打造成为区内产值超千亿的制造业产业链。

专栏三:引入联芯重大项目[5]

联芯是由中国台湾晶圆代工厂联电、厦门市政府、福建省电子信息集团合资成立,是海峡两岸合资建设的第一座12英寸晶圆厂,该项目总投资62亿美元。联芯项目落户后,充分发挥了产业龙头效应,7年来,在联芯的引荐带动下,厦门市先后引进了联发科旗下星宸科技、凌阳华芯、天擎、闳康、等半导体企业入驻,不断完善产业垂直供应链,使厦门乃至福建省发展成为京津、长三角之外具有战略地位和影响力的产业集群。

 

孵化培育数字创新企业。近年来,厦门火炬高新区致力“创生态”“强链群”,建立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组建火炬产业联合会、软件园发展战略咨询委员会、平板显示产业联盟等企业联盟,积极营造优质的“双创”生态环境,孵化培育出美柚、吉比特、瀚天天成等数字经济细分领域的 “小巨人”企业。

积极引进与培育创新人才。联合高校院所,搭建云端招聘平台,启动各类创新大赛如2021首届高校新星挑战大赛。与南开大学、合肥工业大学、中南大学共建就业实习实践基地,与和君职业学院共建产教融合基地,与海洋学院、软件学院在全省首批试点共建省级职业技能提升中心。[6]

提供各类政策补贴。《厦门火炬高新区关于进一步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征求意见稿)》针对打开数字企业国际市场问题,支持数字服务出口企业向“一带一路”、金砖等国家市场推广中国技术和标准,对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所发生的法律咨询费用给予补助(不含诉讼费)。《厦门市集美区人民政府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关于鼓励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奖励暂行办法(修订)》提出,对于软件园三期内入驻的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等相关领域企业,符合要求的可以获得发展奖励、人才奖励与补贴、研发补贴、参展补贴等。

 

3

启示与建议

 

搭建数字化服务平台,以数字化优化企业服务。针对知识产权、技术转移、金融等重点服务领域,向专业化市场机构购买服务,基于5G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搭建数字化服务平台,激活数据资产,提升高新区治理效能和服务水平,加强智慧园区建设,为企业更加提供精准、高效、专业的智慧服务。

引进数字化企业,服务和帮助传统企业转型。引入一批科技创新服务主体,加大对数字化技术服务商企业的支持,共同为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数字赋能,对企业定期进行培训,为传统企业定制适合的数字化转型方案与中长期规划,降低数字化转型成本,帮助企业在数字化转型升级方面少走弯路。

聚焦园区主导产业,加强数字企业引育工作。围绕数字经济龙头企业,采用“引大聚小”“引大带小”等产业链招商方式,吸引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数字科技研发机构等聚集,加快形成有特色的数字产业集群; 加大对孵化平台建设、共性数字产品研发平台建设的支持力度,降低中小企业数字技术应用成本,推动数字产业企业孵化。[7][8]

专业化人才培育,吸引数字创新人才。聚焦数字经济前沿科技和产业领域,针对高新区数字经济发展紧缺人才类型,展开专业化人才培育;强化国家高新区与所在地高校的沟通交流,共建优质课程资源,共享优良实习实训条件,探索构建数字产业人才培养体系,实现人才校企联合培养。

加大管委会扶持力度,构建“企业+政府”新型创新机制。对于积极进行数字化转型或数字化转型较为成功的企业,及时给予补贴、奖金、用地等扶持与帮助。针对关键核心技术创新“卡脖子”的问题,需要重点发挥政府对技术创新基础研究的扶持作用,充分调动各类企业和研发团队积极性,联合不同性质、规模企业之间协同创新提高技术攻关能力。

 

参考文献

[1]林露虹. 两大平台启动 赋能企业高质量发展. [N]厦门日报,2020-11-2(A07)

[2]陈 璐. 助力企业“上云”打造城市名片. [N]厦门日报,2022-1-24(A05)

[3]林露虹. 数字经济引擎动力强劲. [N]厦门日报,2021-8-12(A03)

[4]管 轩. 厦门火炬高新区:“充电”数字经济 为高质量发展蓄能. [N]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2021-7-26

[5]厦门联芯将成为联电全资子公司,开启双赢新阶段 http://news.sohu.com/a/542152871_166680

[6]厦门火炬高新区2021年度工作总结和2022年度工作要点http://xmtorch.xm.gov.cn/xxgk/zfxxgkml/ghjh/gzbg/202202/t20220224_2627760.html

[7]杜庆昊. 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生成逻辑及主要路径[J]. 经济体制改革, 2021(5):7.

[8]覃洁贞, 吴金艳, 庞嘉宜,等. 数字产业化高质量发展的路径研究——以广西南宁市为例[J]. 改革与战略, 2020, 36(7):7.

 

作者简介

THE AUTHOR


胡一鸣

中国高新区研究中心评价部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国家高新区创新人才吸引力评价。曾参与宁波高新区评价项目、国家高新区创新人才吸引力指数评价等课题研究。


杜 琴

中国高新区研究中心评价部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国家高新区综合评价、创新指数、未来产业等领域。曾参与杭州、昆山、白银等多个高新区综合评价、创新发展指数等研究课题。

分享到:
关闭页面 我要打印